21 Feb '11, 3pm

New on ::WOOHOO:: 新加坡夜晚的廣播天空 容得下丁志勇嗎?

New on ::WOOHOO:: 新加坡夜晚的廣播天空 容得下丁志勇嗎?

不管在哪裡,聽眾都是一樣的。 剛看了「康熙來了 」之 ‘走出廣播電台的DJ們’ ,台灣北、中、南不同地區的DJ上節目。十個人那麼多,無法深入去聊甚麼,但我發現很多地方的聽眾都有共同點。 其中一位提到,她在空中說自己餓了、病了,馬上就會有聽眾送吃的、補的,而且都只留在櫃台,然後默默離開。那位DJ認為這很溫馨。我倒覺得有點可怕。要是有人下毒,你死了變厲鬼,也不知道要找誰。至少也要留個名字吧?哈哈哈!不過,這樣的下毒事件不曾在我們身上發生啦。 有幾次,我剛好在空中說想吃些甚麼,然後那樣東西就很神奇地出現。我不知道其他DJ怎麼處理,可我不常在空中道謝,因為這會給人產生一種錯誤的印象,像是我在鼓勵大家送東西來電台。No, no, no,這不太好。 從這個節目中感受到,不管在哪裡,聽眾都是一樣的。聽廣播成為一種習慣,那個非親非故,成天只會說話的人,莫名其妙成為了自己生活的一部分。他/她想吃雞腿關?我屁事啊?!不會自己去買啊?!可是,不知為何,還是會千里迢迢送來一隻,甚至兩隻,香噴噴、油膩膩的雞腿。 說到這裡,我重複一遍:請不要買東西給我。拜託拜託。我們情誼藏心底,不要破費,ok? 新加坡夜晚的廣播天空 容得下丁志勇嗎? 這幾天放假,我在家裡看書、聽廣播-聽的是國外的音樂頻道。我突然很想很想主持晚上的節目。 我感覺晚上的節目可以真正地拉近人與人之間的距離,晚上的寧靜可以讓人更仔細地去聽歌曲裡頭的故事。白天的偽裝,到了晚上終於可以卸下;所有的委屈,到了晚上終於獲得釋放。 十多歲的時候,主持過週末晚上的節目,也經常代振榮的班。我甚至還有自己的代班開場。那個時候連續接了三、四個小時的live call in,有些帶子還保留著,但我沒有勇氣再拿出來聽。一個乳臭未乾的小孩聊的話題能有多精彩啊?! 轉為全職之後,在「收聽率第二高的傍晚黃金時段」呆過一年,也主持了半年的「弦歌寄意」,其餘七年半都在「收聽率最高的早晨時段」。我沒有機會做相對低調,從來不是用來拼收聽率的深夜節目。但我覺得我比十多歲的時候多了些智慧與歷練,應該能更好地和晚上的聽眾交流,然後做沒有辦法在早班做...

Full article: http://www.cruzteng.com/2011/02/21/night/

Tweets

New on ::WOOHOO:: WOOHOO! Weekend

New on ::WOOHOO:: WOOHOO! Weekend

cruzteng.com 21 Feb '11, 6am

I didn’t have any engagements for the weekend, and I’m on leave from Monday to Wednesday. That’s FIVE days away from the m...

New on ::WOOHOO:: When I was 21...

New on ::WOOHOO:: When I was 21...

cruzteng.com 22 Feb '11, 2pm

This, is a historical photograph. In more ways anyone (outside the industry) can ever imagine. Dasmond and Chongqing came ...

New on ::WOOHOO::

New on ::WOOHOO::

cruzteng.com 15 Feb '11, 4am

Just before I went to bed last night, I found out on Facebook and Twitter that there was a rerun of Titanic on Channel 5. ...

New on ::WOOHOO:: 我的朋友們⋯⋯

cruzteng.com 26 Feb '11, 6pm

ries February 27 2011 02:55 I like your friends! 某人 February 27 2011 03:22 也很可愛! http://ycroxmyworld.blogspot.com Leave a ...

New on ::WOOHOO:: 933歷年台慶

New on ::WOOHOO:: 933歷年台慶

cruzteng.com 10 Feb '11, 5am

1990年1月1日早上9點33分,新加坡第一個專業中文音樂頻道誕生。那是933「啟播大典」現場。我不禁在空中大叫:“好誇張!男DJ都要穿西裝打領帶!我們現在金曲獎都未必會穿成這樣!” 嘉蕙補充,那或許是那個年代的要求。